读《六祖坛经》有感

p6.qhmsg.jpg

六祖坛经行由品第一讲述了慧能从一个砍柴的樵夫到开悟成佛的过程。在这一品中提到了与慧能打交道的九个人,从慧能与这九个人的交往,可以品出一些味道。

  第一个人念金刚经的人

  慧能出身很苦,三岁父亲去世。母亲含辛茹苦把他养大,无力供他念书。慧能长大以后砍柴为生。有一天他到一家送柴,刚刚走出大门,遇见一个念佛经的人。慧能听他念的经文,心里就感到有所领悟。慧能就问那个人念的是什么?那人回答说:金刚经。慧能又问他从哪儿来,怎么会修持这部经典。那人回答说:我从蕲州黄梅县东禅寺来,那个寺院是五祖弘忍大师在主持教化,门人有一千多,我到寺院中敬礼朝拜,听讲领受了这部经典。大师经常劝谕僧俗两众,只要修持金刚经,就能够发现自己的佛性,当下成佛。 这个人与六祖慧能擦肩而过,这擦肩而过亦是一种缘分,把慧能引上了学佛之路。

  第二个人慧能的恩人

  慧能下决心学佛之后,有一个后顾之忧老母亲生活还没有安排好。这时候有一个人拿出十两银子给慧能,让他拿去做老母亲的衣食赡养费。这个人对慧能也很重要,解决了他学佛的后顾之忧。十两银子当时可不是小数目,这个人也是慷慨大方之人。不过有人对此事表示怀疑,说敦煌本没有写客赠银两安置老母的事,从惠昕本开始才加上这一情节的。不管哪个本子写上的,能想到老母亲的安置,也是佛教的慈悲。

  第三个人五祖弘忍

  慧能经过三十多天的跋涉见到五祖弘忍,这次见面是中国佛教界的重大事件。五祖弘忍慧眼识才,在慧能来到寺里仅仅八个月的时间,仅凭慧能的一个偈子,就把佛法、衣钵传给六祖慧能。五祖不仅具有超级的智慧,还有非凡的决策能力。有了这次交接班,才有了中国禅宗的发扬光大,这是中国佛教本土化的开始。

  第四个人一位行者

  五祖打发慧能到后院干活,这是寺院的规矩,新来到的都要从干粗活开始,对僧人来说是磨炼意志、学习规矩的阶段,对寺院来说是考察修行者的品行、智慧的阶段,也是和尚们晋升起步的台阶。慧能遇见的第四个人是一位行者,这是寺院内一位管理杂务的中层干部,他分派慧能劈柴、踏碓舂米。这里我们也可以看到,寺庙里也分三六九等,也有管理者和操作者的区分。现在中国寺庙管理最好的,也是最有争议的是河南的少林寺,方丈释永信用经营的理念办寺庙,社会影响力和经济效益没的说,但符合不符合佛法,佛教内外各执一词众说纷纭。佛教教派甚多,没有一个权威的机构来评判,只好让时间来检验了。

  第五个人一位未正式出家的童子

  有一天这个小童从碓房门前经过,一边走一边唱诵神秀的偈语。慧能一听,就知道这篇偈子没有认识佛的本性,虽然慧能没有接受过正式的教导,但已经听懂了这首偈语的大意,就问小童说:你念诵的是什么偈子?童子回答说:你这獦獠哪儿知道,(像寺里的其他人一样小童没有把慧能放在眼里,童言无忌直接表达出来。)弘忍大师想把衣钵法教传承下去,让众门人都作偈语给他看,如果能觉悟大意,就把衣钵法教传给他,作第六代祖师。神秀上座在南边廊壁上写了这篇揭示万物无相的偈语,大师让众人都来唱诵,按照这篇偈子来修持,以免堕落三恶道,照这篇偈子修持,可以获得大好处。慧能说:我也要念诵这篇偈语,好结下辈子的佛缘。上人(慧能蛮谦虚的),我在这儿踏碓舂米已经八个多月了,从来没有到前面法堂去过,希望上人能引导我到偈语前礼拜。我想童子听到上人一定非常受用,于是就高高兴兴地引导慧能到前堂去了。

  第六个人江州别驾张日用,

  张日用正好在神秀题的偈子旁边,慧能央求他:我不识字,请上人给念一念。张日用高声朗诵神秀的偈语。慧能听了以后说:我也有了一篇偈子,希望别驾替我写到壁上。别驾说:你也能作偈语?这种事可是少有。张别驾也难免脱俗,从心底里瞧不起慧能,于是慧能就教导了他一番话:要想学最高的智慧,就不能轻视初学的人。最下等的人也许有最上等的智慧,最上等的人也许会埋没智慧。如果轻视初学的人,就有无限大的罪过。别驾知道自己理亏,悻悻地说:你念你的偈子吧,我替你写。但如果你将来得到佛法,首先要超度我,可别忘了我这句话。从这句话,可以看出俗人就是俗人,张日用作为一个佛法的初学者得失心还蛮重的,不忘付出之后的回报,真是不图三分利,不起早五更。呀。

  慧能念出那篇惊动佛学界的偈语: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别驾把偈子写在廊壁上,众门徒看了都很吃惊,没有不感叹:看来不能以貌取人,他来的时间还不长,怎么就成了肉身菩萨了!

  第七个人和尚慧明

  这是慧能最危险的一次相遇,慧能辞别了五祖,一直往南走,走了两个月,来到大庾岭。东禅寺的和尚得知衣钵被慧能拿走之后,几百个和尚追了过来,想抢夺证法的袈裟和钵盂。其中一个僧人叫惠明,出家前当过四品的将军,性格行为粗暴。慧明既然当过将军,古人云:一将成名万骨枯,想必他曾经杀人如麻,不知为何放下屠刀皈依佛门。可能是修行力度不够,火爆脾气未改。他跑在众人的.前面,赶上了慧能。慧能看来者不善,就把袈裟和钵盂放在一块大石头上,隐身在草丛林莽之中。惠明赶来,拿不动袈裟钵盂,(这里有神话的色彩)马上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立刻转变态度,高声喊道:行者啊,行者啊,我是为佛法来的,不是为袈裟来的。慧能见状,从隐身处走出来,在盘石上打坐。打坐的目的是形成一种气场,在气势上压住慧明。惠明向慧能行礼说:请行者给我讲解佛法。慧能说:你既然是为佛法而来,你现在就静下心,杜绝一切俗缘,一点俗念也不要产生,我就给你讲说佛法。惠明沉思静默了很久,慧能对他说:不思想善,也不思想恶,此时此刻,不就是惠明上座的本来面目吗?惠明立刻觉悟。他又问慧能:除了刚才说的密语密意外,还有别的密意吗?慧能说:我对你说了,就不再是秘密了。你如果能用它来观照自己,秘密就在你那儿了。惠明说:惠明虽然在黄梅修行,却并没有省察到自己的本性。今天承蒙您指导教诲,好像人喝水一样,冷和暖只有自己知道。现在您就是我的师傅。慧能四两拨千斤,化解了这次危机。

  第八个人一群猎人

  慧能后来到了曹溪,又被恶人寻找追逐,于是躲到四会,与猎人为伍以避难,经常随机给猎人们讲说佛法。猎人们常让慧能看守捕获猎物的网罟,慧能每见到活猎物误入网罟,就放走它们。每到吃饭的时候,慧能把素菜放在猎人们的肉锅里捎带煮熟。有的人问慧能为什么不吃肉,慧能就回答:我只吃肉边的素菜。 过了十五年,慧能觉得危险已经解除,到了该弘扬佛法的时候了,就走出山林,直奔广州法兴寺。

  第九个人印宗法师

  在法兴寺印宗法师正在讲解涅槃经。当时有风吹动了旗幡,一个僧人说是风在动,另一个僧人说是旗幡在动,争论不休。慧能就参与讨论说:既不是风动,也不是旗幡动,是诸位仁者的心在动。所有在场的人都被慧能的话震惊了。印宗把慧能请到上座,详细询问慧能佛法的深奥含义,他见慧能回答时言语简洁理当,不受经典字句的拘束。印宗说:行者一定不是普通人,早就听说黄梅的袈裟佛法都传到岭南来了,是不是就是行者你呢?慧能回答说:不敢当。印宗闻到再行敬礼,请求慧能把五祖传授的袈裟和钵盂拿出来给大众观看。印宗又问慧能:黄梅的祖师在付托传法时,有什么指示教诲?慧能回答说:倒也没有什么指示教诲,只是说要认知自己的本性,并不说禅定、解脱的方法。印宗问:为什么不说禅定、解脱的方法呢?慧能回答说:因为禅定和解脱是两种法,不是佛法,佛法是不二之法。...... 印宗听了慧能的回答,合掌作礼说:我讲的经就像瓦砾,而您的讲论就像真金。印宗为慧能剃发并拜为师,慧能开始在法兴寺讲授东山法门。

  人生在世要和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人际交往的能力叫情商。六祖不仅智商非凡,情商亦了得,凡夫俗子在六祖坛经中也可以学到很多与人打交道的学问。

  六祖对不同的人都能保持一种平常心,谦虚、和气、低调、温雅是六祖为人处世的主色调。面对印宗的尊敬回敬不敢当,对小童子口称上人,与猎人共同生活十五年,对五祖也不曲意迎合,当五祖要度他的时候,他提出:迷时师度,悟了自度。

  六祖对不同的人又能因人而异、区别对待。同样是小瞧他的人,对小童子微微一笑不作计较,对张别驾就说出最下等的人也许有最上等的智慧的大道理。同样是讲解佛法,对慧明讲得鞭辟入里,使其心服口服,对猎人点到为止,并不强行灌输。同样面对寺庙主持,在五祖面前小心翼翼地讲述自己对金刚经的理解,是学生回答老师的提问。在印宗面前讲解佛法口若悬河,为的是取得对方的信任。同样初到寺院,到东禅寺听从分配到后院劈柴舂米,到法兴寺就讲出仁者心动高屋建瓴的宏论。

  六祖处理人和人的关系有自己的底线,同时又不强加于人。和猎人一起吃饭只吃锅里的素菜,对大快朵颐的猎人也能心理相容。对慧明的错误行为,先避其锋芒,后循循善诱,终于使其膜拜脚下。作为寺庙底层的杂役勇于挑战地位比自己高、学问比自己大、资历比自己深的神秀,同时不说一句贬低神秀的话。作为没有剃度的和尚敢于参与高僧们风动幡动的大讨论,只讲自己的心得,不批判别人的观点。该讲的话一定要讲,恰到好处地兼顾到了场合、分寸和效果,六祖大智慧呀!

  初读六祖坛经给我的体会是,高人自有高明之处。六祖坛经可以是一个人一辈子修行的教科书。就是不以研习佛法为目的,用世俗的观点读一读六祖坛经,学习修身养性、学习思维方法、学习为人处世,也会收入颇丰的。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unwenxu.com/archives/508.html
中国古代月份的别称
« 上一篇 08-12